首页 缝纫机知识 产品介绍  作品赏析   问题咨询     缝纫书籍  联系地址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家用缝纫机面面观
家用缝纫机使用维..
家用缝纫机使用常识
家用缝纫机绣花
包缝机使用方法
绷缝机使用方法
多功能缝纫机线迹..
拼布缝纫技巧
服装缝纫技巧
家用缝纫机历史
近期公告
010-68031703/68031704
jyfrj@126.com
在线问答
淘宝旺旺
淘宝支付宝 有啊百付宝

在以上两个网站同样可以得到
我们的技术支持
家用缝纫机论坛




真善美北京实体店 —— 详细地址          使用家用缝纫机网“淘宝直拍”更便捷
 
面向全国销售,购买者请网上直接订购或电话与我们联系010-68031704,节假日、双休日务必请提前预约!
 
  首页----->>缝纫机知识 ----->>民间艺术生存难 手工绒制小绒鸡无奈告别
 

民间艺术生存难 手工绒制小绒鸡无奈告别

来源:家用缝纫机网      作者:

毛茸茸的可爱“小鸡”
 
    70岁的卜文才先生,这位有三代家传的绒制品工艺师,连摆在博览会上的绒制小鸡都不想带走,他伤心地对记者说:“没用了。”

    老卜:编织悲喜岁月

    70岁的卜文才神色黯然,带着浓重的苏北口音重提往事:“我老家扬州盛行做绒花,当地称宫花,唐代就进入宫廷。当地不少家庭都以绒花为生,我爷爷和父亲都做绒花,我自小也会做。用丝绸厂织剩的断头料,染色晾干后再剪裁,在铅丝上绕来绕去就做成了。”

    “1949年,我跟爷爷逃荒到上海,挑着货担走街串巷,草把上扎着绒花和绒制小鸟,边走边卖。山西路上有整条‘绒花街’,那里有我们不少同乡,最出名的戴松林还在三阳南货店设摊位,扎绒条的‘福禄寿喜’牌给人做供品。”

    “1956年,政府要出口创汇,就把民间手艺人组织起来,收进工艺礼品厂,还订了特殊政策:手艺突出的可以从乡下带妻子到上海。我也因此结束了流浪生涯,在上海真正落脚。那时我拼命工作,日夜扑在厂里。做龙做凤,做十二生肖,绒制手工艺品种发展到上千个,最受欢迎的是小绒鸡。我们多次去郊区养鸡场观察刚刚破壳的小鸡,设计制作出各种各样的绒鸡,赢得了大量订单。当时最大的出口地是东欧国家,他们再转口,复活节时需求量特别大。手工做来不及,我们几个工人技师就搞起了技术革新。自己动手买角铁、修齿轮,研制出下条机;又在缝纫机机头上装剪刀,改装成打身机。小鸡制作的三道工序有两道搞成了流水线,大大提高了工效,十几个师傅一天做出上万只小绒鸡……”

    绒制小鸡是上海的名牌产品,而机械化生产至今仍是上海独有的工艺。

    劳动创造是卜文才这一代老人最骄傲的记忆,他3次被评上市劳动模范,还出席了全国劳模大会。也因其在绒制工艺品上的贡献,卜文才被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多次出访欧洲、日本,现场表演绒制手工艺,还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授予“一级民间美术家”。

    小卜:最后一张订单

    与卜文才的荣耀紧密相连的上海工艺礼品厂,在半个世纪中几度搬迁。开始越搬越大,后来走了反向,如今凤阳路厂区被电脑公司入驻,工厂则落脚于康定东路上一所陈旧民宅的底楼。工厂没挂牌,小作坊那么大的车间里只有3名工人,其中一个是智障者。他们默默地做着最后一张出口订单,将一面面丹麦小旗、旗杆和插座套入小塑料袋。“这是丹麦小学生入学时进行国旗教育用的,每年3000份。”卜文才的儿子卜延红几年前带着十多个工人来到此地,现在他不无悲哀地说:“关门了。残疾人被集团公司收留,其他人自谋出路。昨天还有几个工人来哭,不知今后怎么过……”

    卜延红从阁楼仓库搬来一堆绒制小鸡,有点年纪的上海人对这些黄澄澄毛茸茸的小鸡不会陌生,一只只小鸡放在桌上,颤悠悠地透着生命的灵动。

    卜延红是卜文才3个儿子中唯一继承父业的。上世纪70年代中期,尚在农村插队的卜延红破例上调入厂继承父业。“调令由当时的市劳动局发下,手续当天就办完了”,卜延红说起调动过程,颇似卜老当年移民上海,神情中有几分豪迈。他不仅跟父亲学技术,业余时间还上夜大读书,不久也成了设计人员。1979年,只有80多人的工厂,加上浙江几个加工点,一年产值达到700多万元。卜延红和技术人员搞革新,以腈纶丝代替蚕丝料,大大降低了成本。玲珑有趣的绒制小品,传达着中国人的巧手慧心,源源不断地出口到世界各地。

    没过多久,外贸市场越来越开放,绒鸡加工点纷纷独立。“小鸡”破壳而出日长夜大。中间商乘机打压收购价格,上海“老母鸡”在经营手段和机制上远不如“小鸡”灵活,销售陷入了困境。绒制小鸡的出口量不断增加,但上海的份额却越缩越小。1989年时厂里只剩下一张订单:为外地厂家的木制圣诞老人脸上加一根胡子,靠这根胡子的十几万元收入勉强维持着。面对濒临 闭的工厂,老厂长请老卜和小卜出来搞承包,挑起两个承包体中的一个,带走十几个工人。小卜体恤父亲年事已高,硬着头皮出山。他跑宾馆、跑公园、跑广交会,将小绒鸡的订单陆续追回,一度搁置的机器又转了起来。承包第三年,产值上升到160万,工人们有饭吃了。然而,在经济体制改革的浪潮中,工艺美术系统再次大震荡,工厂承包体也换了娘家……

    父与子:热泪捧出“绝唱”

    今年春节,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组织十多场民间艺术家现场表演,卜文才被安排“唱”压台戏。

    协会秘书长吴祖德登门造访时,小卜断然回绝:“不去,我阿爸身体不好。再说材料也没有了。”

    吴祖德不甘心,几天后再次登门去请。最后,卜文才经不住劝说,拖着沉重的脚步去了,那点做小鸡的原料是从外地加工点讨来的。在宽敞华丽的正大广场,卜文才用铅丝裹上丝绒,灵巧的双手三卷两卷,人们还未看清楚,一只小鸡就做成了。观众连声称奇,争着给小鸡粘上鲜红的嘴巴。带来的材料全部做完,游人捧着小鸡心满意足地走了。卜文才看着他们的背影,热泪夺眶而出。

    这是一名老艺人对自己一生心血的无奈的告别。     

    采访札记

    民间艺术的生存空间在哪里?

    观察卜文才的绒制小鸡,可以看出民间艺术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上海工艺美校曾经培养了整整一代新型手艺人,可如今工艺美术专业报名时填写第一志愿的只有1人。上海工艺美校校长朱孝岳在本次博览会民间艺术论坛上发出痛心的呼吁:博览会展示了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品,可为什么这些人见人爱的东西已经沦落到要抢救的地步?难道要让子孙后代从教科书中去学习民间文化艺术,在电脑屏幕上去想象活色生香的精灵吗?身处大时代的人们,请在许多诱惑和匆匆行走中缓一缓脚步,想想这些问题吧。

友情链接:
家用缝纫机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2769号
联系电话:010-68031703、68031704       详细地址:北京西城区金泰华云写字楼 展览馆路甲26号D107室 邮编10037  
多功能家用缝纫机 家用电动缝纫机 电脑缝纫机 电脑绣花机 绣花缝纫机